奥博拉•丁的回归

《奥伯拉•丁的回归》,也被玩家戏称为《定损理赔调查员模拟器》。光看名字的话可能许多玩家都对这部作品感到很陌生。因为是独立发行,并且没有官方中文翻译,所以这款游戏在国内并没有被广泛讨论和关注。

一个做着成为游戏制作人白日梦的普通游戏玩家 一个仅仅对作画略知一二的普通动画观众 一个不那么有趣的人 一个想变得有趣的人

博客迁移

今天才听说了 Hugo 这个东西,简略看了一下发现比 Hexo 编译要快不少,而且没有复杂的依赖,而且原生支持 org-mode 。稍微调了一下主题最后选定在一个 Jekyll 移植过来的主题上,然后开始的博客的搬迁工作。

坑掉的主机游戏

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,养成了“只买不玩”的坏习惯。很多游戏买来玩了一两个小时就搁 置,再也没动过。而每个月又有新的游戏发售,新游戏会坑,旧游戏不填,如此下去积攒的 坑越来越多。一方面为了整治自己这种不良作风,一方面为了省钱,我决定在通关我坑掉的 这些主机游戏之前不再买新的游戏。之所以说是主机游戏,因为 Steam 上大概库里有一半 的游戏根本没有启动过,如果把那些也算上的话,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玩完了。总之, 先定一个小目标。这篇博客会持续更新,我也尽量为每款完成的游戏带来一篇评论。 P.S. 下表中有部份是借来的游戏,在这里不做特别标注了。

mark

《旷野之息》与《奥德赛》——关于 open-air 和箱庭理论的一些思考

适逢马力欧新作发售,看到网上有人发文称《奥德赛》中使用到了藤林秀麿先生在CEDEC 17 有关《旷野之息》的演讲中提到的“引力”诱导的概念。由此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,感觉还是 产生了一些有价值的内容,于是便想记录下来。

脑子是个好东西

本来是想发个推的,但是万恶的140字让我感觉在写高考语文小作文。

即使在这款游戏里鲤鱼王也沒能改变它的命运

今天花了很多時間在『鯉魚王』這款遊戲上。其實說無聊也是蠻無聊的,但是有一種魔性的 好玩:看著CP條在特訓後蹭蹭蹭地漲,有種莫名的成就感。總的來說還是手游的套路。有挂 機要素,有體力,有副本,有氪金成分(比較令人驚訝的是有課金上限,可見GF也沒想指著 這款遊戲帶來多麼可觀的收入。不過換個角度看的話,設置了上限會不會有更多的人願意課 了呢?這個也不得而知了)。

Ingress 的确让我走出门了,但这并没有改变什么

出于一些非常不愉快的原因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玩 Ingress 了。对于这款游戏的态 度,也从先前的狂热转变而成冷静地旁观。这篇文章确实是要讨论一下这款游戏,但是并不 想就游戏的本身说太多,而是想说一些自己的感想与反思。

龙的牙医

在谈论到剧情之前,还是先感叹一下 Khara。拉到了81人的原画团队来做这部动画,其中有 大量大腕级别的人物(本人才疏学浅,有很多的人也都没有听说过),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公 司能有资本来做这样的动画了吧。之后稍微调查了一下,发现 Khara 主要的商业作品就是 EVA。凭借这一个 IP 带来的收入,做了“日本动画人展览会”这样了不起的非商业项目,也 就是从这里才诞生了《龙的牙医》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部剧场版规模的动画是 TV 放送的, 也就是说没有带来任何直接收入。可以说,这部片子是不带有任何商业目的,是一部真正动 画人们齐心协力想做的作品。

四叠半神话大系

这个动画早有耳闻,但是一直没有看。上回跟同学聊动画片的时候提到『这个片子正适合我 们这个年龄看』,一下子有了些兴致。再加上看过《乒乓》之后对汤浅政明有一种说不出的 好感,所以便决心一鼓作气看完这部动画。